南山一棵草 – 雪竹

【编者按】前几天彩虹兄画得一幅好山水,赢得众人的赞赏。牛城兄那旮旯大雪封路,要请彩虹兄来幅雪景。南山兄一高兴,上了一幅雪竹图,要和彩虹兄平分秋色。

南山一棵草:
雪竹

明末,广东骤降大雪,滴水成冰,县令、秀才、财主三人在一起饮酒赏雪。席间,三人吟诗颂雪。秀才吟道:“大雪纷纷落地”。县令续曰:“都是皇家瑞气!”财主吟道:“再下三年何妨?”这时,窗外有人接了一句:“放你娘的狗屁!”三人探窗一看,原来接诗的是个在雪地里冻得瑟瑟发抖的乞丐!一首打油诗,与四人的地位、心胸高度吻合,可谓寥寥四句,境界全出!被誉为“古今绝对”!

牛城今年雪特多,有一地主忙着扫雪,铲雪,拉雪,嘴里天天嘀咕:“雪呀雪呀少下点吧,我好去上网”,这几天,咳咳。没见到那人吧。

借两句古句,给改改,但愿大雪天的给牛城一劳动人民点温暖,好让他早点来上网。

冷风凄雪毫无畏
春夏秋冬四季研(通妍)

1

难得的糊涂:
南山兄,中式国画是如何表现大雪纷飞的?

满枝:
:)),故事好像曾经看过,再读还是这样精彩有趣。草哥的墨云压竹竹不催,好个四两拨千斤的功夫,牛兄看到后铲雪肯定更有劲了,再下几场都无所谓,上网更没有问题。:))

对了,遗憾过节没能及时看到你说看到了我的偶像这样重大的消息,失去了一次给偶像献花的机会,心痛,感谢。:))

yinny自拍:
南山兄的画,出其不意,这顶天立地的雪竹有凌云之势,有不畏严寒,铮铮铁骨之德。

彩虹山房主人:
南山老雪竹画的好,有动感!

南山一棵草:
回糊涂兄,画雪我知道两种方法,一种是墨反衬,一种用白矾

满妹妹现在献花也来的及

谢yinny,刘老雅赞。

西门祝:
Wow! 南山兄画竹前,纸有处理过。好竹好雪!

小桥流水:
地主有没有试验一下室外养竹, 北纬42度可以的不知再冷还行吗?

牛城地主:
哈哈,天天因铲雪上不了网的不是俺,是那谁。。。

总算把南山兄北国风光的大作给盼出来了,结果画的是雪中竹,高!是偷看了俺家后院的瘦竹了吧,看着咋那像俺家的竹子在寒风中挺立呢!色彩运用超棒,让人看了精神抖擞,再大风雪也无惧!

踏雪寻梅:
雪竹挻拨 ,美丽冻人。读出了南山师画中的冰天雪地感,和我们这儿的天气中和一下就好了

难得的糊涂:
噫,南山兄在北美啊,怎么老以为是在日本呢?敢问在哪个城市啊?

瓷迷不悟:
一颗竹子在南山的纸上,大家的心里产生了如此丰富的诗情画意。我家后院也种了不少竹子,可我整天就想着竹笋炒肉丝。唉!就那点出息。

南山一棵草:
西门兄,你知道咋处理的吗?

小桥可以养。

牛兄终于出来了

踏雪你们那里还是夏天呢吧

痴迷兄你是神仙哈,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,吃着东坡肉,种着东坡竹,咳咳。

老邁:
自有青黄节,不输蘭芷名。虚心惟性直,弄影自高明。雪是家山好,梦还流水清。问君何所寄,妃子泪斑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