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悉尼西 – 淡泊宁静聊云林

【编者按】大病初愈的悉尼兄,是位闲不住的大师。除了日夜痴迷瓷器,为大家除疑解惑外,在身体仍然不适当情况下还有闲情逸致,肆意丹青。这次拿出两幅倪云林风格的佳作。悉尼大师讲故事,为大家把云林大师“淡泊宁静的人格,雅致出尘的画意”(踏雪语)亦文亦画刻画得栩栩如生。见到悉尼师的佳作,老迈兄有雅诗相赠。学习委员小桥也搬来故宫倪云林藏画,不由赞叹悉尼师和原作惟妙惟肖。编者见到热闹,急忙拿出几幅自藏清代和民国时期名家仿倪云林的画作,以图和画家悉尼大师套个近乎。

人在悉尼西:
淡泊宁静聊云林。

元代画家中,有一位倪云林,名瓒,号元镇,被称元四家之一,与黄公望,王蒙,吴镇等齐名,他的画和王蒙画风正好刚相反,他胸襟淡泊,隐遁太湖,有陶渊明的高逸人格,诗画功力都很深,画法高妙,自成一家,自说【得荆关遗意】,不谈画,想谈谈他的逸事,一窥元时隐士的心境。

云林是常州无锡梅里祇陀村【梅里镇】人,祖父是大地主,幼聪明,喜读书,立志成为一名诗人,乡里人都笑他迂,但后来他果然成为一名诗人,与当时的欧阳元,虞集,揭俙斯齐名。

他家里房屋很多。有一方塔形的三层楼清心阁,藏佛道经史子集几千卷,还有家传的钟鼎铜器和历代法书名画,名琴古玩,他几乎每天在楼上写诗做画,或和好友论道。他家还有云林堂,萧闲仙亭,朱阳宾馆,雪鹤洞,海岳翁书屋轩等名胜。在斋阁四周,种了很多松柏桂树,兰菊竹桑一类,慰然深秀,远远望去,就象云林一样,这是他云林或云林生的由来。仿画两幅云林的风格,自觉他的側笔折带皴法仍不到位,惭愧不已。

1
2

有一外国商人经过无锡,慕名云林,赠百斤沉香求见。云林不想见这种俗人,托词去惠山探梅,但这商人连来两次,徘徊不忍走,云林只好暗叫蹼人带他去看了云林堂。外商惊异布置的精美,东西高雅,央求到清心阁一看,蹼人说那是普通人不能进的,外商竟对清心阁遥拜后才离去。

云林又是性情淳厚很慷慨的人。他的老师王文友无子,老来都是云林奉养,死后依礼敛葬。有一在无锡做官的人,也是没子女,死后清贫竟无钱归葬,云林就划出一块地来安葬了他。他选择朋友严格,平生知交只有张泊雨,陆静远,虞胜博,周正道,陈叔方,周南老,黄公望,王蒙,吴镇及王觉轩父子。他和张泊雨最好,张是道士,无子,工诗书画,最后一次来云林家时,巧遇云林卖田产,得钱千缗,他想到张泊雨年纪已老,恐难见面了,竟把此款全送给了张氏养老。黄公望是当时名画家,比云林大32岁,佩服云林画才,为他花十年时间画【江山胜览图】长卷,长两丈五尺余,是黄氏少有的浅绛山水杰作。

云林爱洁净。每天洗脸都要几次中途换水。戴的帽子,穿的衣服,要笰轼几次。读书时窗外能看到的梧桐树,假山石他都要蹼人常常清洗。为了保证满院的可爱的绿色苔藓,遇有树叶落下来,他不准用苕扫,用针缚杖上将叶片挑去,不使绿苔被破坏。一次云林留朋友住蓿,夜里听到有咳声,第二天就命家童仔细去寻找,童假说痰落窗外梧桐叶上了,云林让快剪掉叶子,丢到远离家的地方。

苏州名士徐光福在邓尉山造养贤楼,也邀云林来小住,云林叫童儿去溪宝泉取泉水,前面水剪茶,后桶水用来洗脚。人家问他什么缘故?他说,前桶水不触着什么,所以用来剪茶。后桶水也许会有童儿的屁臭气,故用来洗脚。他平日苕地焚香的避秽污,就是逃难在太湖芦苇丛里,也烧龙诞香,因此被人找了出来。

元以前的人讲【雅】,审美情趣与今天大不相同,喜欢的瓷器几乎都是单色釉,釉里红还是后期发明出来的,竟被当时攻击【俗不可耐】,不知元人看到后来的五彩,粉彩会讲出什么。云林一生清高绝俗,避与富贵俗人接触。吴王张士诚听说云林画好,差人拿了画绢求画,并用很多金钱做沄笔。云林发怒【我不做王门的画师】将画绢扯破,钱退回。有人提醒,这人已在苏州称帝建都,你是人家属下,不该公开污澛人家。于是云林逃进太湖之中。后来,张士诚与一班名士游太湖时忽闻奇香,怀疑有刺客,叫人寻觅,竟拎出云林来,张士诚大怒,叫手下杀了云林,幸亏众文士皆力劝,士诚才叫手下士兵重打四十大板,放了。被毒打时云林谨口不出一声,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出一声?他答到,【一出声便俗】。

云林老来浪迹江湖,贫困交加,有一富翁求见,送贺礼。云林笑说,你也知道我吗?欲接受贺礼。富翁拿出扇面求画,云林随手把银子分给门前的乞丐,而对富人说,我的画不是用金钱买得的。富人只好告辞。云林的画,当时人们就宝贵它,死后声誉就更高了。明朝时,【江南人家以有无云林画为其清浊】。到了清代,在元四家中,人们独推宗【倪元】,因为代表了樊简两种风格。

牛城地主:
淡泊宁静以致远,喜欢悉尼师画中意境!

小桥流水:
这位云林画家听起来有洁癖。古人的山水画的很朴素,悉尼老师的画有古意。

yinny自拍:
前辈的画很象乾隆的墨彩瓷哈。

老邁:
有客問雲林,追香一路尋。登堂初未許,謁拜意難禁。雅趣天成古,清高不數今。丹青貴傳世,流水見真金。

南山一棵草:
悉尼大师得云林真传,赞老迈兄好诗。

满枝:
“有客問雲林,追香一路尋。”,悉尼师讲了一路的故事,满枝闻到一路的香。:))古人风雅有趣,悉尼师和迈兄也是这样精彩

oriental-antique:
悉尼师真乃高人也。

彩虹山房主人:
悉尼师画功好,见识广,学习了!

小桥流水:
找到一个故宫藏画,不由再赞叹一下!

3

东方:
悉尼师好意境,高人啊。

踏雪寻梅:
淡泊宁静的人格,雅致出尘的画意!好故事,好画!谢谢悉尼大师分享。

西门祝 :
悉尼大师好画好故事。倪云林的山水淡泊萧疏,是历代文人雅士追求的一种精神境界,为了和悉尼大师套近乎,西门拿出几幅自藏清代和民国时期名家仿倪云林的画作,以奉和悉尼大师的佳作。

1. 朱昂之《香光夏山雨齐图》扇面。
文:香光夏山雨齐仿为承山大兄先生 昂之
印:昂之(朱文) 收藏印 王性初家收藏(朱文)耘生珍藏(朱文)

朱昂之(1764─1840),清代扬州八怪到海派过渡期间的承上启下的重要画家。字青立,又字津里,江苏武进人。侨居吴中(今江苏苏州)。朱文嵘子,染濡家学,青出于蓝,尤得力于恽寿平、王翚。笔意劲峭,脱尽恒蹊。中年临古之作,有笔有墨,深得古人神髓。晚年纵笔挥毫,未免失之尖薄,即邱壑位置亦太刻露,无浑融沉古之气。尝自言每一运腕,即为三王、吴、恽所缚,不能脱其范围。一艺之成,固非易事。间写花卉竹石亦清逸。道光二十年(1840年)尝作枯木竹石图。书学董其昌,行草笔墨精妙。

4

2. 戴熙金扇面《溪居高隐图》
文:溪居高隐 仿倪 高士溪山闲静 林木森耸之致 而不袭其貌 超然三兄属 乙卯九月醇士戴熙。 钤印:醇士(朱文)戴熙(白文)

戴熙(1801—1860)浙江钱塘(今杭州)人,字醇士(一作莼溪),号榆庵、松屏,别号鹿牀居士(一作樚牀)、井东居士。道光十一年进士,十二年翰林,官至兵部侍郎,后引疾归,曾在崇文书院任主讲。咸丰十年太平天国克杭州时死于兵乱。谥号文节。工诗书,善绘事。山水早年师法王翚,进而摹拟宋元诸大家,对于王蒙、吴镇两家笔意更有所得。晚年观摩巨然真迹,在用墨方面有深切的领会。道光时宫廷书画多出于其手。又能画花、人物,以及梅竹石,笔墨皆隽妙。秦祖永的评论是:“临古之作形神兼备,微嫌落墨稍板,无灵警浑脱之致,盖限于资也。所写竹石小品停匀妥帖,尚为蹊径所缚,未能另立门庭也。”四王以后的山水画大家,被誉为“四王后劲”,与清代画家汤贻汾齐名。

5
6
7

3. 最荒唐的是近代大师吴湖帆用倪云林山水的笔法画翠竹。同时把扬州八怪中画竹大师李方膺痛贬一顿。

《淡竹图》文:以云林香光山水法写之非李晴江之辈所能梦见 吴湖帆 辛未(1931)四月十一日嵩山草堂 钤印:私淑云林(白文)吴湖颿学童(白文)

吴湖帆(1894—1968)初名翼燕,后更多万,又名倩、倩庵,字遹骏,东庄,别署丑簃,书画署名湖帆。江苏苏州人。擅长中国画。历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,上海美术学校、上海美术专科学校、浙江美术学院国画教师,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。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一位重要的画家,他在中国绘画史上的意义其实已远超出他作为一名山水画家的意义。吴湖帆还有近世画竹第一人之誉。他画竹从宋人双钩入手,又参以赵雍墨竹及恽寿平的没骨法。以淡墨或淡色画竹,其笔下的竹子有疏淡清雅之韵味,特别是水份的使用和控制恰到好处,使竹叶有“凤尾梢卷”之势。虽不着色,但仍有缜丽丰润,苍翠华滋的富丽堂皇之感。

上次彩虹师认为此画中的竹子似是画家酒后肆兴所作,而字写得比较拘谨,和画不协调。西门推断是大师酒后作画,画后一头栽倒睡着。到第二天酒醒后补提的字和款,不知彩虹师以为然否?

8
9

以古今艺术家的作品,以佐证悉尼师的人品和境界和以往大师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难得的糊涂 replied 34 seconds ago…

悉尼师最近画不少啊,您悠着点,身体保重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