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樵民 – 松之花

【编者按】樵民兄的画,看来不但是编者的所爱,也是大家的所爱。樵民兄的画,扎根于关外的黑土地,间杂有海派的影子,更有行走万里,纵观人生的感悟。用的是小题材,体现的是一种恬淡清雅的意趣,是大师的手笔。书画精到的沉厚兄提些建议,就有南山兄上来叫板。却未想到大家被樵民兄的皮蛋彻底迷住,所有的讨论离不开皮蛋松花蛋了。

一樵民:
松之花

曾几何时,以为我们都是红旗下的蛋;忽已不惑,发现岁月开了一个大玩笑……我就是我,一枚不一样的蛋!

1

难得的糊涂:
两个半松花蛋!大师夫妇有一个小孩?旁边那个是小酱油瓶子?

满枝:
很不一样,赞!

南山一棵草:
好蛋,樵兄画风直追丰子恺大师呀。

暗香:
大师妙笔化平淡为神奇,赞!

沉厚:
这幅不如上次的咸鸭蛋。 樵兄的意境、趣味已追平子恺了。字再努力,线条会有提高。

子恺字、画善用中锋,字迹线条圆滑,运笔速且老辣。

所谓书画同源,是指运笔之道,写字即画字,画画即写画。常见“某某写于珠山客次”,呵呵。字写得好的人,不一定去画画;画好的人,其字一定不俗。

南山一棵草:
沉厚兄,请教你吴冠中大师和徐悲鸿大师的字怎么样?

沉厚:
哈哈哈哈,南山打擂台来了。你的意思是他们两个的字还不如你?

西门祝:
喜欢樵民兄的松花蛋。尤其是蛋上的松花,垂涎ing….

彩虹山房主人:
一直不明白皮蛋咋就整成了黑的还起了松花,好吃的很啊!樵民兄的画又钩起偶的馋虫了,得空赶紧去买盒回来:))))))))))))))

南山一棵草:
沉厚兄,你把我和两位大师放一块比,太抬举我了吧,咳咳。

这不请教你呢吗?别打岔,洗耳恭听呢

小桥流水:
很多年没吃过松花蛋了。。。

万发:
南方叫皮蛋。把鸭蛋放生石灰里,加点水,7-9天后就是松花蛋 (蛋白质碱性固定)。不宜多吃。

yinny自拍:
松花蛋,的确是国人的创造。它体态不俗,味道鲜美。外国人称它为千年蛋,还把它评为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食品。大师的画作,总是把光运用得恰到好处,小场景却有大意境,赞赏画的创意。

番茄炒西红柿:
曾经的留在了记忆里抹也抹不去,依稀梦语那松花与蛋的传奇。浮云飘也飘不散,番茄寻觅着西红柿的踪迹,,,,(嘿嘿)

一樵民:
多谢诸位喜欢,樵民当笔耕不止。

难得的糊涂:
番茄和西红柿到底是不是一个东西啊。

yinny自拍:
番茄就是西红柿,所以说一切是浮云,寻找的只是自己的影子。。。

沉厚:
yinny好犀利啊,所以要自拍!哈哈哈哈

罗德岛1:
这里谈的有滋有味。用鸡蛋作原料变的叫皮蛋(没有花)。用鸭蛋作原料变的叫松花蛋。不知鹅蛋能变成啥。

难得的糊涂:
因你自拍吧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