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樵民 – 工科艺术家的贺礼

【编者按】樵民兄是书画艺廊很受欢迎的画家。和科班出生的艺术家相比,樵民兄取胜的不是美术专业底子。他是上海交大出身的工科生,本专业底子出类拔萃。

樵民兄的画往往令人难忘,无疑显示了他出众的艺术才华。理工科大学开设艺术类课程历史悠久,从清华,交大,浙大。。。的历史看,对工科生艺术才能的培育,一直是校方注视的一个环节。

樵民兄的画吸引人,不仅在于他掌握了丰子恺大师的绘画技巧,更承继了丰大师的老师弘一法师的意境,他对禅意的理解,已经深入到一个很高的境界。从樵民兄的画里,还充满了对生活的情趣和细节栩栩如生的描绘。相比之编者认识一些专业美院出身,基本功扎实的朋友的作品,樵民兄的画有时让人印象更深,记得更牢。他最好的艺术作品,扎根在苍茫的黑土地。。。

樵民兄这次来坛,给我们带来了两幅画。

一樵民:

一. 檐下花尤在,禅心已坐忘

各位艺坛老友们好。

海外收藏原创画1

回家路:
欢迎兄,喜欢!也喜欢你的绿皮火车!

宗阕:
老友来了,禅淡心浓。这份贺礼不算,我在艺坛看过了,你不许一女两嫁啊,重新再画一份才够朋友。

一樵民:
宗阕:好的。

lili07222002 :
又是一位真前辈吗?问好!

西门祝:
上海交大出来的画家。工科艺术双冒尖!

南山一棵草:
禅意,樵兄不会是哪里来的有道高僧吧。

一樵民:
@南山兄: 我乃俗人,“眼前两碗米饭,心中一粒飞鸿”。
@lili:你好。绝不敢称前辈。大家都是同好,不分长幼,平等交流。

难得的糊涂:
好个眼前两碗米饭,大师南方人且饭量不小啊,我现在只能小碗米饭,因为要控制。

不好意思,开个小玩笑。还记得附近一次听法点听法,主持师傅发条密名提问题,我写“为什么必须出家?为何要六根清净,这不是很不仁慈吗?”大师看了,脸色凝重环视全场,我只能故作镇静…

一樵民:
难得糊涂兄:我生于东北,祖上是东北人。后随父母迁于江南。

饭嘛,今天一碗,明天留一碗。:)

您的问题问得很难,其实出家人如教师,是社会的精神楷模;并不需要人人都当教师,从心所向,水到渠成。

难得的糊涂:
您是真悟,在家亦可从善礼佛积德得善终。后来,陆陆续续的那些问题也得以明了。以后,跟您聊这个。现在去少了,以前有段时间倒是常常讨论这些事情。愿您修行有成,回相四方。

二. 恭贺海外收藏开坛,愿诸位笑口常开。识得苦味,方解人生。

海外收藏原创画2

西门祝:
笑口开,开。。。后面的罐子是。。。。???

宗阕:
“肯吃亏不是痴人,怕小人不算无能”。 敢问道长,这样理解算得上是会吃苦吗?

一樵民:
宗阕: 高见。

南山一棵草:
后边那坛子是青花瓷吧,哪个年代的? 此画意境深远,高!

牛城地主:
给道长深深地鞠一躬!不入世焉能出世,您的大智慧吾等会领悟的。从今天起,大家都笑口常开哈:))

群思:
顶!

国公:
家乡的大才子来了。就苦瓜,干一杯。苦瓜酿肉是好菜。坛子里是酸菜把?

好茶:
最喜欢听东北爷儿们说 “可劲儿造”,大碗喝酒大块吃肉,呵呵!

回家路:
好茶真见过东北爷们吗:)

回一师,如果有个乾隆青花大罐,吃着苦瓜,炖着酸菜也能笑口常开啊!尤其坐在绿皮火车上,让子弹再飞一会儿:)

牛城地主:
原来道长也来自东北,问老乡好!今天父亲节,大家同乐哈:)

回家路:
一兄来自何城?兄好像对绿皮火车很有感情。。。。。。。

一樵民:
多谢各位朋友捧场。小弟拜谢了。@回家兄:小弟祖籍辽宁。。。。。。

好茶:
回家老师,当然见过,我有好几个同学是哈尔滨的,几个朋友是辽宁的,只是学文的多。
噢,几年前,还认识过一位喜欢钓鱼的朋友是大庆的,经常在一起钓鱼,(海边钓)那一位的女朋友是四川的,成果直接变成酸菜鱼,很欢乐的,呵呵!

Leave a Reply